深化民主與發展新文化

1997年12月

台灣目前的政治表面像民主,其實整個社會發展的基調仍然掌控於少數握有權力的所謂政治菁英。一般人民只能跟著走,眼看亂象叢生也無能為力;懷裡的選票,最多只能把權力從一批所謂政治菁英的手中,奉送給另一批政治菁英。

人民對公共事務無權置喙,例如公民投票在西方民主國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在台灣就變成「民粹主義」、變成「政治問題」、變成反智反商反專業。

所有政治菁英們能製造的帽子都扣了上來,省長宋楚瑜甚至引申出:「如果所有的公共政策都要公民投票,那麼我們的民意機構通通要關門了」,好像家裡開伙,街上的餐館便通通要倒閉一樣。

民主不只要選人,而且要選事。只能選人的民主,給予人民的,是選擇比較不爛的人來當自己的頭家;選事則使民眾真正關切並熟知公共事務,進而全面提昇民主水平,促成社會清明。當然選事之前,要有公開辯論,讓不同專業的意見充分呈現,這種公開思辨公共事務的學習過程,是民主訓練的重要課程。

■兩大政黨意識型態雷同

尤其台灣這種剛從專制政治的陰影下走出來的社會,由於長期封閉,一般社會成員(從政治菁英到民眾)的政治水準普遍偏低,政治菁英的見識與操守屢受質疑,他們帶領的國家發展方向更頻頻帶來災難;只有透過人民的參與及監督,民主才能逐漸深化,社會也才能進步。但人民的政治水準不能一朝登天。

今日的所謂民意其實是封閉教育與媒體炒作的產物,所以才會出現「民意像流水」這類台灣特有的荒誕現象。要使人民能稱職的扮演現代民主社會所應有的角色,全民學習民主是不能缺少的一環,而學習民主最重要的,便是開放公共領域。

目前兩大政黨的主流意識型態都以菁英主義與擴張主義為其經緯。這使得兩黨看不出有什麼分別。用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的話來說,民進黨與國民黨施政的區別,「只有品質問題,沒有本質問題」。因為兩黨所奉行的,說明白些都是菁英主義與擴張主義。

菁英主義指的是由少數菁英來主導國家的發展,民眾只能當觀眾,只能默默的
觀看、背書與承受,最多用選票來委任另一批菁英包辦政治,包辦所有公共事務的決策。菁英主義者不信賴民眾有置問公共事務的能力,也不重視民間力量的功能。通常社會越封閉,菁英主義越強大,因為封閉的社會,人沒有充裕的自主空間,人能力的發展受到侷限,菁英與非菁英的階級之間界線清楚嚴明。
台灣在思想上仍為封閉社會,未經啟蒙運動近代思想的洗禮,因此菁英主義無所不在。

■深化反省促進社會進步

擴張主義則指人對周遭世界的強力開發、支配、享用與消耗。大規模的經濟開發與軍事擴充是二十世紀後葉擴張主義的典型,父權意識則為擴張主義的內化。相對於擴張主義的是保留主義;後者重視人的內在平衡,強調人與人、人與物、人與自然之間的調和關係,對現有的環境與資源妥善安排與珍惜利用。

環保生態、文化教育、國土整體規畫與社會長期安全等領域的自主發展,都屬於保留主義。
民進黨的主流論調,幾年來都強烈顯示其菁英主義與擴張主義。在拜耳案中,黨中央主動引發反商的疑慮來反對公投,正是菁英主義與擴張主義最鮮明的寫照。

菁英主義與擴張主義構成當前台灣社會主流價值觀的經緯。民進黨在領導台灣的反對力量興起之後,由於急著要執政,等不及與民眾的反省力一起成長,共同找出最有利於台灣社會發展的新方向,便拋棄反對立場,認同當前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企圖博取中間選民的選票。事實上,台灣社會經過半個世紀的戒嚴,內部壓抑的積弊重重,許多問題亟待從根本解決。民進黨因執政之夢而庸俗化的結果,使台灣反對力量萎縮,民間力量因失去政治支持不能凝聚,社會對結構性問題的思考停留於表象而無法深化,同時威權文化瓦解之後,建立不起新文化新價值觀。新舊問題累積到一九九七年一併爆發,五月民運數萬人走上街頭。最近執政黨在縣市長選舉中大崩盤。雖然民進黨大勝,但人民對執政黨所投的不信任票,並不能簡化解讀為對民進黨主流論調的支持。 台灣社會的內在反省如何深化,仍然是社會進一步發展最重要的課題。

台灣要繼續維持幾十年來的擴張主義路線,還是要逐步轉向保留主義的大道,這根本方針需要通過全民的內在反省,才能決定。政治菁英不能只基於自己執政或企圖執政的現實利益便一手加以掌控。台灣的社會只有深化其內在反省,才能建立起新時代的文化與價值觀,也才足夠成熟去調整國家發展的大方向。

今日的台灣,遍地都出現如下的主流價值:一個南投縣純樸的農民居家附近由於土地大肆開發,同百年歲月一起長成的田園風貌及鄉村社區幾天之間便被破壞無餘,眼前將出現一條無遮無蔭的六線道大馬路,他高興的喊說:「著路啦!」問他:「以前的風景破壞了,你甘不覺得可惜?」他說:「有大路較方便啊!」再問他:「車太吵,風沙太大,怎麼辦?」他的答覆是:「真的不能住,再去買別墅住,地皮漲了,有錢還怕無處去?」這類擴張主義的價值觀是當前的主流看法。沒有深化台灣社會的內在反省,根植於政治菁英與一般民眾心中的擴張主義,無法重做檢討。

■社區意識亟需凝聚動力

開放公共領域,最能深化社會的內在反省;公民投票便是開放公共領域的一節。發展社區參與,使社區對本身公共事務擁有相當資源及決策權,讓人民能從社區實際事物中學習民主運作,進而凝聚社區意識,健全現代社會的民主基層細胞,是鞏固民主最紮實的基礎。凍省及縣市長選舉之後,中央集權正面對地方分權的衝擊,但地方不等同於縣市,對現代社會的民主運作與人民學習公共事務的場域而言,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人的縣市規模顯然太大。規模大經營起來容易僵化,地方分權應延伸至村里社區。小規模經營的成效因回饋迅速,較易建立起清明的公評,塑造人的新價值觀。解嚴以來,有些人也在提倡發展社區意識。但只要社區沒有資源,沒有決策權,事事要仰仗上級行政單位的恩賜,找關係走門路便比做事重要,今日地方人才反淘汰的現象必然持續存在,社區也因只有建議權無決策權,引不起居民參與社區事物的熱忱;所謂社區意識將無從凝聚,「社區主義」必徒然流為口號。

公民投票與社區參與,是透過實際運作去提昇人民民主水準的有效手段。另一方面,宏觀而長遠的基礎思考訓練更不能忽視。在公共事務的實際運作中人民固然能累積經驗,提昇視野,但容易陷入短視與局部化的小角度,必須退一步讓人民普遍接觸當代思潮,涉獵現代知識,才能共同思考社會的整體利益及長遠福祉。社區大學的全面設立,便是經營新文化,重建新社會的發源地,也是目前台灣社會要深化內在反省不能缺少的工作。

■社區大學提升民主素養

全面設立社區大學是目前縣市政府層級以極少人力物力便能積極推展的工作,目的不只為了要提供人民終生學習的機會,更進一步藉由討論知識、經營社團及技藝交流,活化台灣社會。校址可設在社區國中小以節省校地經費,於晚間及假日開放給十八歲以上社區居民上課及辦活動,資格不限。課程分三類︰學術討論、社團活動及技藝交流,各佔三分之一的學分數。學術討論捨棄傳統演講方式,改以工作坊型態進行,可引聘大學研究生來當講師,提供資料共讀及討論,促成知識份子與民眾間的互動。而社團活動則以學員為主體,內容圍繞於社區公共事務,例如讓學員自發性的成立環保社、社區新聞社、社區規劃社、慈幼社、殘障關懷社、地方文物社、校務義工社等。至於技藝交流之課程,包括水電、木工、民間藝術、居家建築、室內設計、自製衣食、舞蹈、音樂、繪畫、書法等,在在都有助於充實生活內容,提昇人的美感,改善居住環境,消除階級界限,催生常民文化。

行政工作及部份經費可分攤給學員負擔,各社區大學只設主任及事務員各一名即可。學員必須有固定場所相聚,彼此間的互動關係才能充分發展,例如各社團可與中小學生共用固定教室,作為社團據點。訂木箱於教室牆壁,置放社團及學員之物品。人民就讀社區大學的誘因,是縣市發放社區大學文憑,文憑可分兩個以上階段發給,視學員修滿各類課程的必要學分數而定。(有關社區大學的規畫細節請參看〈台灣教育重建〉一書,遠流出版)。依此計畫下推展的社區大學,其社團活動將提供社會重建充沛的人力。同時藉由三類課程相互穿引,台灣社會的內在反省將逐步深化,民脈 (civil convection) 張度與民主水準也可望大幅提昇,一個嶄新的較人性化的常民文化與民主政治,才能出現在新世紀的台灣。

張貼於未分類

123826-OQMMAX-4212016%e7%a7%8b%e5%ad%a3%e7%8f%ad%e8%81%af%e7%b5%a1%e4%ba%ba%e5%8f%8a%e8%ac%9b%e5%b8%ab%e8%81%af%e7%b5%a1%e8%b3%87%e8%a8%8a%e5%a1%ab%e5%af%ab2016%e7%a7%8b%e5%ad%a3%e7%8f%ad-%e4%bb%8a%e5%a4%a9%e7%9a%84%e4%ba%8b

新中和社大

如何抵達永和社大
02-2923-6464
周一至周五:14:00~22:00
周六:18:00~22:00
福和濕地生態教育園區
0976255681
永和社大官方LINE帳號
好友人數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