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自己的角色」越南千金,台灣媳婦張婉貞

「因爲讀越南語的人都有其必要性,所以就算錢不多,只要不要少到達不到社大開班要求,我都願意教。因為我很樂意幫到有需要的人。」現任永和社區大學越南語老師的張婉貞說。

越南千金的台灣夢

來台灣三十八年的張婉貞,祖籍是廣東省潮州人,出生成長於越南,家中環境相當優渥,「以前我家吃飯要開三桌,家裡十來人,其他都是傭人和工人。」在南越淪陷前,她是越南千金小姐。

圖一(中):張婉貞國中時期上台表演舞蹈,從七歲開始就一直有上台經驗的她,在人群面前表演才能不怯場。

雖然家境富裕,但並沒有被養成小姐脾氣。張婉貞說她很感謝父母的教育,該做的事就是要自己完成,她不僅沒有富貴人家的嬌慣,也很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小學四年級為了學廣東話,自己去報考轉到有廣東人的學校唸書,因此除了越南語、潮州話和普通話外,張婉貞還精通廣東話°

 

「越南讀書的風氣比較活潑,學生比較不會背死書。那時我們有很多老師是台灣人,常常告訴我們台灣的學生有多認真多厲害,讓我非常嚮往台灣的讀書環境,當時最大的夢想就是來台灣讀書。」

 

高中畢業時張婉貞考上了台灣師範大學的教育學系,「但只要一講到要出國唸書我媽就一直哭,我一時心軟自己放棄赴臺留學的機會留在越南,進入越南的大學主修英文。放棄了夢想我整個人就像死了一半,彷彿人生沒有目標了。」

圖二:高二時張婉貞參加演講比賽得了全校第一。

 

「我沒有什麼一技之長,就只會教書」

「小時候其實沒想過要當老師,讀高中時聽很多同學說當家教都要看家長臉色,我從來沒看過人家臉色,很好奇,就也跑去接了家教。」這樣一教教出了心得,把一家三兄弟全教成了前三名,對方的老師還慕名而來想看看是誰這麼會教。

 

大學畢業後朋友介紹張婉貞到中學代課,「當時年紀小又呆呆的,沒什麼一技之長,就只會教書,在學校也不懂和長官打交道。」一個個子瘦小,年紀輕輕的女老師,卻能壓得住活潑好動的中學生,張婉貞出色的教學手腕被校長看見了,即使她的資歷不夠格,第二學期學校還是直接聘用她當了導師。

 

1975年4月30日那天,北越坦克車開進南越總統府,南越淪陷,一夕間全變了樣。

 

台灣人不知道的越南

北越軍隊進駐南越後,銀行裡的錢變成一張證明單,一毛錢都提不出來。全部商店勒令停業,所有存貨都歸國有,不管大小所有店家還要被政府搜查清算。

圖三:越戰時期,到處都是戰場,就連公園也有大砲,圖為張婉貞18歲時,攝於公園的照片,此時的南越尚未淪陷。

 

「剛淪陷軍隊來我家住,因為我家是整條街樓層最高的,別家被清算一次,我家被清算三次。」物資缺乏,錢不斷貶值,人民看不見未來,張婉貞的教師身份,讓他在清算期間成為全家唯一能進出家門的人。

 

「我那時候去上課,身上都藏了一堆項鍊首飾金子,因為放在家金子被搜到不是單純被沒收,還會有罪,只能偷偷帶出去寄放在窮親戚家。」談起統一後的那段日子,她說家裡的生意沒得做了,錢總有用光的一天。她想到,不如把家裡的布做成小孩的衣服拿到市場賣,「去的時候很不好意思,我一個老師,從來沒賣過東西,繞了好久都不敢開口兜售,後來硬著頭皮問了一個大哥,他一聽到是小孩子的衣服好高興,一口氣全部買下來了。」

 

「淪陷後的南越民不聊生,為了將來,大家都想偷渡,起初是偷偷摸摸的偷渡,抓到要坐牢。但是後來人數太多,偷渡變成半公開的事,只要塞錢給公安,他們基本上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你出海,但船到了公海都會遇到泰國海盜很可怕,女生遇到海盜不是被抓去做妓女就是強姦後丟到海裡,很多人出去之後不知下落,我們家三姐妹本要偷渡,後來也不敢了。」

 

1981年聖誕節,張婉貞的二哥在台灣透過申請歸僑回國,將家人接來台灣。

 

來台灣後人生地不熟,戰爭時文憑早就都不見了,為了學習經驗張婉貞先去到小貿易公司當秘書,做了三個月,自覺學不到東西對未來沒幫助,便轉到一家工廠面試英語秘書,靠著一張天生樂觀的笑臉,在一百多位競爭者中勝出,也因為認真幫公司接了很多訂單終於穩定了在台灣的生活。

 

婚後張婉貞專心在家相夫教子,為了跟婆家溝通努力學台灣話,從沒下過廚到上節目教別人做菜,張婉貞在每個階段都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一樣是台灣媳婦,新住民要付出更多努力

「外配來台灣一定比較辛苦,但我覺得他們要有學習的心,融入社會,才會有出頭的機會。」張婉貞鼓勵新住民來台灣後一定要再學習,台灣政府對新住民的政策很友善,只要肯學,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

 

不過張婉貞也提到目前的法令,外配一旦入籍台灣,就一定要跟高中生一起考學測指考才能上大學,這個制度埋沒了很多想進修的人才,也對那些想讀書的人不公平,很多外配因此選擇不入籍,以外籍生的身份到大學上課,「我們現在還在努力推動法案,希望有一天可以順利修過大學法。」

 

「多學一種語言有時候不一定要問有什麼用,有機會就用上了」

目前張婉貞老師除了在金甌女中及永和社大等校任教,也有輔導不是在台灣長大的新二代學習中文,她說:「現在很多阿公阿嬤都會阻止孫子學東南亞的語言,因爲怕他們偏向媽媽,但多會一種語言對小孩來說是一種優勢。」

 

「我覺得不用特別定位自己是什麼人,我是越南華僑,我也是台灣媳婦,更是越南語老師,做好自己的角色就好。學語言也不要問學來做什麼,只要有機會學習就學了準備著,一有機會就上了臺面!最主要做人不能忘本,不管你是哪裡人,一定要會講爸爸媽媽的語言。」

 

張老師說自己在永和社大曾有一位學生,老公到越南當主管,身為家庭主婦的她閒著沒事來社大上越南語,剛開始很害怕都不敢開口,經過引導後還能用越語自我介紹,自此信心大增,到越南還能跟越南司機侃侃而談,現在在課堂上也常和同學用越語互動。

 

越南受中國文化影響近千年,許多發音跟中文類似,只要會英文字母就能寫出越南文,相對於其他東南亞語言來說比較容易學。「上我的課我會要學生開口說越語,字母的發音一定要學生大聲唸出來,就算不標準也沒關係,多講多練習就會了。」

 

採訪到這裡,當天上課的學生陸續進到教室,才第二次上課的學生們見到老師都用越南語開心的向老師問好,學習的熱情由此可見 。

 

從越南的千金小姐,經歷戰亂後來到台灣,張婉貞在每一個人生階段都很有韌性的努力生活,正因為她強大的心裡素質,才能在接觸學生的過程中,找出每個人的特質,並施予適當的教育。

圖四:攝於社大越南語活動時,老師著越南旗袍的照片。

 

採訪後記:

明年即將滿七十歲的張老師,為了圓夢,在三年前進入臺北商業大學就讀,若沒意外明年就可以畢業了。高中畢業五十年後,在七十歲的高齡還能達成這種成就,讓自己的人生不留下遺憾,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

 

Comments are closed.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