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歲研究所畢業,社大行政專員廖健次不止息的學習之路

「知識從來不是廉價的,有技術就有價值」現任永和社區大學行政專員廖健次說。民國三十二年出生的他,今年從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研究所畢業了,時隔半個多世紀,再次走入校園,與二、三十歲同學同窗共讀,雖然沒有年輕人吸收的速度快,但多花了很多時間唸書,廖先生依然順利完成課業。

廖先生今年從師大圖文所畢業時,穿著碩士服在系館前留影(圖片來自廖健次先生臉書
 

從小就展露對工藝的天賦

「我爸爸手藝很好,小時候削鉛筆六刀削完非常漂亮,還會做一些玩具讓我們玩,我應該是遺傳到他這塊。」廖先生從小就對做手工藝十分拿手,初中時工藝課製作的滑翔機,只有他一個人做的飛出了圍牆,那時的他就彷彿領悟出一些做工的竅門。

 

憑著對工藝的興趣與熱忱,廖先生升高中時放棄省立中學,進入臺北市立高級工業職業學校(今大安高工)就讀印刷科,當時印刷科除了製版、沖印、色彩學等等學科,攝影是一切專業科目的基礎,老師常常帶著同學到校外去外拍,回到學校再自己調配藥水在暗房內沖洗,「影像好玩的地方,不只是按下快門的瞬間,更多的樂趣是後續的處理」。(如今已變成Photoshop影像處理及後製)

學生時期在攝影課中與同學的合影,圖左為廖健次先生(圖片來自廖健次先生臉書

用影像記錄人生

從高中開始,廖先生每週都會到臺北市博愛街美而亷西餐廳四樓–台北市攝影協會藝廊看攝影展,看著展覽中一張一張相片,他心中暗暗想著有一天一定也要擁有一台自己的相機,可以將眼前所見紀錄下來,終於,在民國五十三年當完兵後購入了他人生第一台相機Yashica minister-D。

 

當時當兵的月薪是75元,他省吃儉用存了520元,拉著哥哥還有一位同學一起去看相機,相機價格從350元起跳,但他看上的這台要價2000元,「還好同學情義相挺先借錢給我,我才買到了人生中第一台相機」。

廖先生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機,Yashica minister-D,Yashica曾經有日本萊卡的稱號圖片來自廖健次先生臉書

 

翻開廖先生的臉書,無處不見他的攝影作品,不管是家人出遊的風景照,還是路邊盛開的小花,攝影已然融入他的生活當中。

 

退伍後廖先生回到印刷公司當技術員,即使已經出社會工作,他還是不斷地吸取知識,在離校八年後考上了台北工專(今台北科技大學)的工業設計系夜間部,「積財千萬不如薄技在身」這一路努力學習,廖先生的印刷技術讓他得以縱橫沙場多年。

 

 

數位時代來臨,傳統技師的考驗

隨著技術的發展,電腦取代了原來的印刷製程,照相製版不再需要透過繁雜的手續,只要打開電腦就能夠排版印刷,廖先生看到了時代的轉變,決定投入新的學習行列,去參加了一些進修課程,學習電腦繪圖與排版,一路輾轉來到了社大擔任資訊設備的管理專員。

 

今年是廖先生在永和社大的第17年,在辦公室中常常可以看見他拿著Macbook air到處走來走去「當初買蘋果電腦,光是學開機、關機的操作,兩個半小時學費3,000元。」廖先生說。

 

看著當年印刷科的同學一個個都好有成就,在人生舞台上耀眼演出並且退休了,他心裡一直有個遺憾,看到師大圖文所的招生資料便決定投身試試,家人一開始怕他太過勞累而積極反對,四年前第一次報考也並沒有被錄取,但他認為年齡並不是阻止自己學習的原因,兩年後重新報考終被錄取,家人也決定轉念支持他的師大夢。

 

在業界打滾多年,印刷專業的技術科目對他來說不算困難,但像是研究方法那些他沒學過的科目就顯得較為吃力,但廖先生覺得只要肯學肯努力,讀不懂的英語文獻就拿翻譯機翻,跟著老師、同學做報告,每到假日就從早讀到晚,七十幾歲也是能夠拿到研究所畢業證書的!

 

另外廖先生希望每人都有運動的好習慣,他對太極與丹功有相當的認知,師大系主任、所長認為學習須要好體力,每天去爬山,令人心思空靈身體強健。套句社大畢業學員羅連禎先生說的:「不是活到老學到老,是學到老才能活到老!」「活到老學到老!」,那是消極的,好像說多少學一點,學習要有深度,才能積極的做好每一件事,保持進取的心才能真的不老。

廖先生從師大圖文所畢業了。圖片來自廖健次先生臉書

採訪後記:

進修道上「笨鳥雖慢飛但還是永不太遲」願和同學們共勉之, 青春不是年華,而是心境,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像,是生命的深泉在湧流。。–(美)賽繆爾.厄爾曼。

最後廖先生想以這段話來勉勵大家,與大家共勉。

 

Comments are closed.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