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哲學家我是哲學說書人-紀金慶的哲學人生

約好採訪的這一天晚上,有點感冒的他,不舒服的邊咳嗽,卻看的出來很用心在思考並回應訪者的提問,訪談當下,他道出了和哲學相遇的契機,以及從原生家庭到組成自己家庭的生活與情感哲學,一場對話下來,不僅是訪談,透過紀老師有趣的哲學觀點或生命經驗,更多的是也讓訪者開始察覺起生活周遭的發展脈絡。

紀金慶的哲學歷程

紀金慶老師在訪談開始就先提到開始接觸哲學的契機,時間是在他的高中時期,他說那個年代是很土的,沒有先進的網路科技,所以追女生的方式還停留在很青澀的從筆友開始。

「但問題來了,青春期的男生是很缺乏智慧的,為了墊高自己,在書信內容填補深度,我和我的哥們開始閱讀哲學。
生命是詭異的,那些年,一個女孩也沒追到,哲學卻留了下來。那些年,追過的女孩名字一個個都忘了,倒是柏拉圖、笛卡兒、康德這些歷史人物烙印進我的心裡。」

紀老師稱自己是來自很不都市的地方,他的家族對於孩子的教育也沒什麼特殊想法。所以在高中時選擇理組還是文組的問題上,父母就聽了當時班級導師的想法,認為男生就應該要讀理科,文科是女性念的,因此就這樣的,選擇了理科。他心想生命有它自己的道路與執拗,但不是自己鍾愛的終究是場空,要努力總是有使不上勁的感覺,四年的高中沒畢業,大學念了六年也一樣沒拿到畢業證書。那時候的哲學對他而言是個出口,現實生活越是無力,人好像就會往另一個世界尋找。

「生命往往就是這樣,有時看似逃避,卻可能也是另一種追尋的開始。」
他的哲學生活不多不少從這裡開始。大學快畢業的時候,因為他當時的室友要報考研究所,閒聊的過程他翻閱了研究所簡章,忽然發現哲學研究所要考的科目在過去幾年間他已經不知不覺的全讀過了,心裡想著要不換個人生軌道,就這樣的他後來報考了哲學研究所,隔年進入了哲學研究的世界,進入政大。

「剛開始我也是很擔心自己的哲學一旦從玩票性質變成學術研究,會不會和大學讀數學系一樣,讀了之後發現不適合?當然的,當時我確實沒料到後來在政大可以如此適應,這一讀,我的碩博士班的研讀歲月就這樣經過了十一年。」

什麼是哲學?

十一年的時間,紀金慶沉浸在各種哲學的世界,他說他很享受那一段歲月。

「哲學的魅力是什麼?哲學本身是什麼?這是外面的人比較不理解的。如果要對一般大眾解釋的話,我大概以下幾個想法:
首先,若就學科所扮演的功能來說,我會認為哲學在人文領域的定位,很接近數學在理工領域的性質,你可以先從這個方面去思考。哲學和數學都專注於抽象理論的推演,而離經驗的操作有點距離。不過,如果這樣的說明會讓你覺得哲學是無用的學科的話,那麼我會請你想想數學在理工領域所扮演的功能,你知道數學家是不進實驗室的,但是一個數學理論的革新,往往成為帶動科學重大進展的關鍵,我們從這個意義上說數學是推進科學進展的重要核心。同樣的道理,哲學在人文領域也同樣具有這種火車頭的功能,是看似無用的大用。這是因為哲學和數學每一次的重要革新,都會帶來人類文明在抽象能力和想象能力的重大突破。
其次,我要從一個很容易觀察的現象來談「什麼是哲學?」這個老話題,我想如果你多留意哲學家的生平的話,你會發現實際上出身於哲學系的哲學家比例並不是很高,就拿一般人也耳熟能詳的人物來說好了,你知道尼采的專業一開始是神話研究,馬克思則來自社會運動,而佛洛伊德是精神分析領域,最後,今天大家都會關注的現代哲學家如傅柯和齊澤克則分別來自歷史研究和左派路線的精神分析研究。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哲學研究是一個收集神奇寶貝的地方。什麼樣的神奇寶貝呢?就是那些過去對於我們文明有深刻反思的思想家,無論他來自哪一個專業領域,只要他在特殊領域所做過思考,其效用程度超過了單一專業領域的功用時,在西方,這樣的思想家就會被看作是哲學家,而他的思想也會被標定為哲學。例如在我們剛剛舉例的人物中,馬克思原本關心的是社會實踐的問題,可是當他對於社會結構的分析到達一定的洞悉時,這時候許多領域的思想家都開始試著將馬克思的思想模式移植到不同的研究領域,去試試看會不會讓原先山窮水盡疑無路的研究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然開朗。這就呼應我們剛才在第一點分析中所說的,哲學領域就是一個提供抽象力和想像力的思想彈藥庫。」

哲學的意義

分析完「什麼是哲學」這個問題後,現在可以來談談「哲學的意義」這個問題了。

「很多人排斥哲學,是因為在哲學那裡沒有一定的答案。這個理解也沒錯,只是你要想想,我們的人生也沒有一定答案,而且常常是這樣的,有一定答案的人生往往都是膚淺的人生。讓我們這樣說吧!一般人覺得人生最重要的頭等大事是讓自己吃的飽、穿的暖的話,我想馬克思絕對會質疑這樣的人生答案,原因無他,馬克思思考人生格局的視野比我們一般人要來的銳利並且深刻,而深刻的思想往往較能碰觸到我們人生的難處和深度,這是因為哲學家的抽象能力和想象能力的格局,遠遠超乎我們一般人的水平。
所以,為什麼不接觸哲學呢?哲學是一大串理解人生的鑰匙,這串鑰匙是由不同時代的偉大哲學家所打造,你每熟悉一個思想,也許就撬開我們這個世界一扇又一扇的密室之門。」

在我們這個時代,很多人會懷疑學哲學可以做什麼?對此,老師有懷疑過嗎?

「我從未疑惑過,因為哲學還真不能拿來幹什麼,道理很簡單,這世上有許多的東西你一旦開始動歪腦筋,想拿它來做什麼的時候,事情就會變質。比方說藝術,比方說友情或愛情,我們都知道藝術一旦商品化,大概藝術就會開始廉價,而人的友誼或愛情如果一開始就以利害關係為出發點,原則上注定到頭一場空虛。
這並不是說真正的哲學、藝術、情感一定會牴觸利益,只是我們知道這世上真有些存在不應該用利益的角度去設想。我們總是知道有些東西的著重點是非關利益,而關乎意義,人硬是要把非其本質的東西套在這些事物上面,這是壞了事物本來的運作之道。
其實,真正的問題在於:為什麼人們老覺得大學的意義是用來謀取一技之長?人們好像忘記了大學的社會意義?弄得現在大學教育的環境活像是企業的職前訓練所一樣,我覺得這是我們現在這個社會的問題。
許多人會覺得讀哲學、文學或藝術這類事物沒有用,其實我認為不用說的這麼冠冕堂皇,因為會這樣質疑的人,從來真正的意思不是想指責哲學或藝術沒有用,而是想說哲學或藝術沒有錢。我想,大概沒人敢問現任法國總統讀哲學能有什麼用,我猜他也只是一派淡然跟你說:也許就只是能當個法國總統而已!
在大學科系中,我想除了法律系、醫學系、會計系這些少數能考證照的科系外,應該沒什麼科系能保證一定的出路,人應該不會認為企管系畢業就保證未來是經理人,經濟系畢業就鐵定在經濟部工作。我要說:大學的意義不是職前訓練所。」

那麼,大學教育的意義是什麼?

「我覺得大學教育的意義在為生命保留可能性的發展空間。我這樣講也許有點打高空砲,也就讓我們以企管為例,我們不會在企管系開課專門教授學生任何厚黑學或各種搞定人際關係的權謀,而有社會經驗的人都會知道厚黑學和權謀在實際管理時的效用,相反地,我們在大學的企管系裡學到的各種系統理論很可能在大多經驗中是派不上用場的,原因很簡單,一個人很可能在還沒爬到運用高階理論的位置前就已經被許多現實上的低階經驗給絆倒而翻不了身。不過,我想大學依舊不會因此強調低階的厚黑學或權謀,在高等教育裡,我們期待的仍是某種可能的高度發生。
在實際的人生道路上,我們很難說學什麼是有用的,因為這個問題也關乎個人生命的實際遭遇,你可能學了一般人覺得很有用的東西,卻一輩子沒派上用場,而你也可能學了一般人覺得很沒用的東西,卻在關鍵時刻成為人生轉機。賈柏斯的故事不就是如此,他在大學裡學到最專精的課程其實是關於字體美學,誰會想到那堂課給他的美學訓練成為他日後成功的關鍵。」

在社大的教學體驗

紀老師博士畢業後就在社大任教,轉眼也有五年半的時間了。

「說實在話,在社大教書的經驗所帶給我的回饋遠勝於在傳統大學的任教經驗。原因無他,你在社大遇到的學生是社會人,他們有著各自不同的人生經歷,他們對於我教授的哲學內容是很能給出實質回應。事實上,我常覺得學員給我的,比我能給他們的多很多。
當然,這樣的課堂現象和哲學本身的特性絕對相關。哲學是抽象的,可是一但和具體生活經驗巧妙接上,就會變得靈光四射。」

哲學的大門,永遠留給那些對生命有感悟的人。反過來說,也是成立的,你永遠會在那些對生命留有體悟的人那裡看到哲學。前面紀老師的訪談已經說過,哲學家通常不來自於哲學系,凡是在各行各業有所領悟,都可能會生出特定哲學。所謂的哲學系,只是一個收集這些重大領悟的地方。

「這幾年從朱家安、哲學星期五這些地方開始,他們用哲學的方式替人解惑,剖析社會重要議題,因此人們對哲學開始有了好感、開始覺得哲學有用並且趣。一下子,大家開始理解哲學的威力,實不相滿,我是這個浪潮的受益人。這兩年,我在社大的課因此變成了稍微熱門的課,常常還來不及宣傳就已經額滿。學員也開始從永和地區的社會人士慢慢的變成研究生、藝術家和文學家居多,這是因為哲學的重要性終於被看見了,許多在原有的研究領域、工作領域的人想來這個課堂尋求一種新的視野。
這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教學經驗,因為我在大學主要教的是通識,可是我們教育環境仍處在對通識教育不夠重視的情況,前面我也分析了我們台灣目前的高等教育氛圍正逐漸的變成一種專職教育,所以有時我也意外的發現,反而在社大的哲學課程裡能營造出原本大學應該擁有的氛圍,我們在這裡可以暫時拋下實用的取向,而純粹的沉浸在哲學文本的解析中。其實這是一種很高級的享受,尤其是現在這個功利社會情境下一種很難得的享受,我們多久多久沒能拋開實用的盤算而安安靜靜作一件事,讓事物用它原本應有的說話方式向我們娓娓道來?」

訪談最後,老師提到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年紀的關係,哲學不知不覺改變了他對待人生的方式,不急著去完成什麼,也對成功沒那麼堅持,現在會想要把手邊的事穩妥地一件件做到讓他自己覺得舒適滿意的狀態,就像歌手想把歌好好的唱完那樣。

「我教書、我說書,現在最實際的願望就是把握每一個教學機會,把哲學的故事說好,當一個稱職的哲學說書人。」

Comments are closed.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