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從文學課培育媒體素養的可能

2022-06-21
撰文:姚海安
share_2021秋_姚海安_02

前言

書寫自我課程期許學員能透過文學認識不同面向的自己。主要透過閱讀、賞析理解文學內涵與解釋;在創作中表達感受與思維,同時建構出不同的自我認知,顛覆以往制式文學課以好的、美的、主流的審美方式。透過文學認識自己,因為人是多面向的,自然書寫呈現也是多種不同,引導學員認識自己的狀態,讓文學變成一面映照內心的鏡子,讓書寫通往自己的路。

書寫自我的課程發想

書寫自我設計源自於我在研究所時的研究,當時田野調查至中國與一群特別的藝術家相處,他們強調藝術與社會議題互動的重要性,同時提出「藝術實踐」的概念。[1]這深遠地影響了我對於文學與感受的連結,關於文學如何落實到生命中以及怎麼和人與感受互動,同時又能培養關懷社會的眼光,對於週遭的議題與事件培養基礎的判別能力,這是「書寫自我」課程一直想要推行的。

最初以文學與社會學跨域實作的概念著手,在研究所開了讀書會,以每週一回讀本與討論帶領同學們進行文本分析,心得分享與議題討論。總和不同所長將文學的感性落實到社會議題中,而後申請了永和社大的教學至今。

社區大學的教學方式與研究所的讀書會相去甚遠,我在調整文本閱讀與分享經驗的比例上做更多調整,凸顯在社區大學教課的特殊性,配合社大強調的公民實作領域概念,不同才藝班的書寫更強調對自我的探尋。[2]在課堂中協助同學找到閱讀理解、表達溝通與書寫的方式,進而認識自己。

在今年(2022)春季班配合全促會[3]的「媒體識讀」推廣,在課堂中帶入培養閱讀社會議題的媒體識讀能力,透過課堂的文本討論與實際社會議題,嘗試拓展文學課的邊界。

書寫自我目的與連結社會議題

文學是承接感情與記憶的載體。在閱讀文字的過程中,理解作者的情感來由以及社會背景是如何形塑他的思維,在內在與外在理解兼具的過程中,明白創作的脈絡與深厚的感情。書寫自我的目的在於協助學員理解自己的「理解過程」,逐步練習表達感受與認識自己。

一、透過書寫表達自我;透過議題認識自我

書寫與文學作品的理解其實是很感性的,而這份感性其實是人們與生俱來的本能,課程協助同學在閱讀理解的過程中,了解自己思緒是如何建構,同時練習被遮蓋的感性與情緒發掘出來。而認識社會議題則較為理性,卻也同樣是人們與身俱來的本能,理性的力量協助我們建構思緒同時帶有實踐的力量,對於情況的發生不深陷自以為的想法,而能綜觀全局作出判斷。

在過往教育經驗中,理性與感性基本上被劃分成兩個存在,好像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有這兩種運作機制。由於學科被劃分過於細緻,使得人們在教育中自然被分門別類,逐漸就忘了自己的本能。因此書寫自我課程今年想透過「媒體識讀」的能力培養,帶領學員用不同角度認識自己。

二、綜合內在、外在的認識,可以更加深自我覺察的能力

了解社會議題其實並不只有理性,在文學裝載的世界中也同樣被作者身處的世界深深影響著,兩者間是交互影響的。人與生處的世界會交互影響,每個人因為自己的「來源」在處事上有各自的特色,人會形塑、影響世界,同時世界也會形塑影響人,這是彼此交互作用的。[4]因此培養理性與感性的觀點變成重要的,我們不能只從一個面向了解人或事件,因此同時培養感受力與理性,都是認識自我的路。

書寫自我旨在認識自我,透過文學與社會議題的並進學習,引導學員理解自己,當一個人知道自己是誰,了解自己為何有這些情緒、感受、想法與作為,逐漸便能不再以他人的標準、社會的要求為己任,會明白找尋自己的價值與意義並不是由外在世界給予,而要從內在去落實、改變。

課程首度將文本結合社會議題做討論,並加入媒體的判讀能力的訓練,讓同學不只有思想上的激盪,更能在實際學習中去操作、練習理性判斷的重要依據。結合兩者所長,使學員多方面不同的體驗。

媒體識讀融入課程

這一節介紹書寫自我課程首度融入媒體識讀判斷的課綱、上課情況、學員反應等,將跨域學習方式與經驗書寫提供參考。課程依照111年度春季班,書寫自我:疫病中的失去與療癒[5]為出發,從疾病現況找尋文學世界中同樣的情境與感受,在思考與價值觀的激盪中找到自我的定位與感受。

一、武漢封城日記》與禁書的產生

課堂中選讀郭晶的《武漢封城日記》[6],從近幾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看見疾病對人們的影響,在文學中又會出現怎麼樣的紀錄?閱讀實際被封城的武漢人民心聲去看人心的缺乏與恐懼,面對到自身又激起怎麼樣的連結?其中有位學員A在心得分享中提到:

「三月上旬開課至今,兩個月的期間,選讀了三篇郭晶因疫病爆發,被封城圍困下的《武漢封城日記》,伴隨著台灣疫情的急劇升溫,恰巧讓人更深刻地去思索:人與疾病、孤獨、死亡的關係。老師不斷引導我們往內去觀察自己內心的感受,讓我們試著用自己的文字方式表達出來,過程中,我自己生命裡曾有過的親人死亡經驗,悄然浮現,藉由再一次的用『心』回顧,再一次的明白到『生離死別』課題的沈重,這就是書寫『自我』,經由課程更接近了自己一點。」

學員A的分享清楚地指出書寫自我的意義,透過閱讀激發自己的感受與情緒,同時深刻面對當時最在意的議題。有另外一位學員B分享在課堂中對社會上的觀察與感受:

「面對新冠病毒快速傳播,確診者已達萬人,生活在這塊土地的我們,傳統文化與大陸相似,兩岸人民關係往來密切,但因風俗民情不同,我們的資訊取得較容易,但郭晶的武漢封城日記字裡行間沒有謾罵字眼,而是帶我們去看一個事件,讀來讓人有溫度,透過老師在課程中關鍵字的引導,更能聚焦並看懂整篇文本背後的含義,再加上同學們的回饋,課程更加精彩。書寫的過程中,老師採開放式的態度,接納包容每位同學不同的特質,點評講解又能切中每位同學的特質。不急不徐,一點一滴慢慢累積,用自己的步伐書寫,一步一腳印,踏踏實實的往前走。」

從學員B的分享可以看出課堂進行除了內在的感受外,同時也會補充社會的情況與對比自身的位置。在兩者之間的討論中延伸與資訊搜集和被禁止的情況,首先以《武漢封城日記》作為中國的禁書當開頭,讓學員們討論為何談論疫情之事會被國家禁止?

從思想家馬庫色的角度來看,他曾在《單向度的人》[7]中指出,工業化的結果讓人們看似在消費與生活中有所選擇,但那些不過都是被安排過後的選項,人們不過是越來越趨向類似的選擇或單一的喜好。

這個概念延伸在文學、思想中也是,社會與政府有著類似或希望趨同的目標,使得資訊最好是單一化,這可能使得政府方便管理,或是害怕多元的資訊與思想會激起不同的思想浪潮,這種浪潮若牴觸了領導者的權力,在執政維穩的角度來看,那是非常危險的。

但究竟為什麼《武漢封城日記》成為禁書?這其中的緣由並非哪位思想家或研究者說的就算,在課堂中更重要的其實是學員自己思考的可能,以及何以產生這樣的思想?理解自己思考產生的過程其實就是批判思考的能力。其中有位學員C是如此提到:

「封城對中國政府而言,也許並不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因為封城表示疫情已經out of control.對任何政府而言,out of control都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會在人民心中留下一個政府無能的印象,進而引起社會不安甚至動亂。甚至也會引起國際間的交相指責互控是那個國家引起疫情。所以封城這方面的報導越少越好,至少可以粉飾太平。」

課程過程中我會引導學員討論,提供一些可能的資訊引導學員發言與彼此交流。不只是怎麼回答問題,更重要的是在思考過程中能不能客觀地瞭解自身發言的情緒與正確資訊。這便是媒體素養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求,但要怎麼知道自己的思考有沒有客觀正確?如何判斷資訊來由?接著介紹一些媒體識讀技巧以及課堂中如何實地操作帶領學員練習。

二、被禁止的資訊媒體閱讀技巧

從資訊會被掌控、操作的概念為出發,帶領學員做基礎的媒體閱讀技巧學習,學習新聞閱讀的生產履歷貼紙[8],了解媒體的擁有者、創作者以及他們的立場,旨在明白創作者的立場與他們捍衛的價值,更能清楚判斷媒體資訊的由來與真偽。並同時在課程中引導教學有判讀假新聞的存在,透過多方資訊的判讀以及理性地審核,更能清楚知曉閱讀媒體的技巧。

學員D在課堂分享中提到:

「我很喜歡將媒體識讀比作看食品成分的這個比喻,落實到具體操作時,想著自己就是用了解食品成分的心態去閱讀新聞和了解這家媒體,就會覺得切身很多,不再覺得跟自己的生活很有距離感。」

閱讀媒體其實並非極為困難之事,其實正如生活中我們判斷食品來源般,會在購買前了解食品生產的公司以及其負責人,同時確認時效與產品內容。媒體閱讀基礎技巧也是如此。

本期課程透過《武漢封城日記》,引導學員觀看自己的內心,有學員對於疾病產生的孤獨甚至死亡的恐懼,在書寫與表達中將此一經驗化成文字,也是更認識自己的一環;同時也引導學員觀看中國社會現今的處境,透過作者郭晶身處的環境,凸顯出社會影響作者書寫的意義。

最後延伸此一討論,帶領學員從《武漢封城日記》被中國社會禁止,探討資訊被掌控的原因與可能,並在課堂中實際操作落實新聞媒體閱讀技巧,期望學員能把這一技巧帶往生活中,不只是日常的新聞中產生判讀能力,更在生活中吸收到別人的論述時,不再道聽途說,明白知道自己正吸收什麼、表達什麼。

學員互動與經驗分享

一、實作練習與課堂評述

在課堂中的實作練習上,可以看到學員們的不同反應。有學員無法清楚地使用網站資訊且需要一步一步練習,重新帶領找尋這間媒體屬於誰的,各項資訊需要重新協助找尋;也有學員很清楚課堂的操作帶領,更細緻地去將資訊做分類表述;也有學員中規中矩完成找尋新聞生產履歷貼紙[9];或是有學員以自己的概念去猜測新聞媒體判讀的可能方法。

課堂中不只是讓學員自在表達,更重要的是從學員們的各種反應可以看出平時大家是怎麼吸收閱讀資訊的?這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反思過程,並不是新聞生產履歷貼紙就是絕對的正確方法,但是如何參與課堂以及在課堂實作表現上,不論想要被聽見、證明自己、給予過多資訊、中規中矩⋯⋯等等各種反應,其實不只是在媒體實作練習上,平時的生活中一定也會出現如此反應。

由於新聞閱讀議題較深硬,同時也和文學這種感受領域沒有正確答案相反,媒體識讀有一定的理論與解答方式。如果學員還是想以自己為出發,而沒有看到整個環境狀況,那便會是學習阻力。其實也反應出人在學習時,如果有陌生和過往吸收全然不同的資訊時,自然會以「自以為是」的方式理解,這邊的自以為是並非負面的意思,而是指要用自己可以接受的方式詮釋別人的理解,但這其實是很危險的,因為我們不是任何人,其實沒辦法完全去解讀他人真正的意涵,除了自身外其實很難真正全然了解別人的思考。

尤其在新聞媒體等客觀的資訊判讀時,如果全然還是以自己過往的角度去詮釋,那永遠會陷入迷霧中而無法真正看清他人的立場與意涵,這是容易隨波逐流的。媒體識讀即便期望能協助眾人客觀看待事實,同時明白傳遞資訊者的立場,但如何打破原有的立場,這取決於學員的開放程度,老師從旁做引導的角色。

學員E在課堂分享中提到:

「較能深入看待媒體報導,到底這篇報導有幾分真,有幾分假?其次是媒體背後有無特定的政黨屬性,若有,是否受到特定政黨操控,這些報導是否對人民造成偏離知的權利,而影響人民對事件的看法。」

基礎上能讓學員有如此反思,已經達到課堂最初期望的效果。只要有重新思考的機會,停下來想一下所接收的資訊,那便是好的開始。或是學員C的見解:

「我以前沒有真的關心過如何分辨假新聞。課堂上指出對每則新聞我們都該關心該新聞的『履歷』,從而判別我們對該新聞的真實性該有多少信心。這是每個現代公民都該建立的素養。」

這也算是基礎對於媒體素養的意識,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的資訊,在課堂中互動後能產生反思的可能,是書寫自我課融入媒體素養最開始期望達到的目標,就這一部分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學員B提及的分享,正是這堂課的目的:

「以前的我滑看新聞從未思辨它的可靠性,也從未懷疑過每則新聞的正確性,常常人云亦云。在這E世代的世紀,傳閱分享新聞的速度更驚為天人,也在不知不覺中吸收閱讀了 垃圾文卻渾然不知。因為這堂課,我認識了新聞的履歷包含了,誰的媒體?誰寫的?誰贊助的?資料來源?何時寫的?也學會了如何去尋找新聞的相關背景資訊,不再盲從,而是多了一份客觀、中性又實用的門徑與方法去識讀媒體。」

而如果能進一步在課堂吸收中對自己有所反思的話,自然就能分享出更深入探討後的言論,學員A除了吸收課堂的資訊外,同時也保有了自我覺察:

「這幾週媒體識讀課程,老師講解了新聞生產履歷貼紙,並讓我們實際操作練習,雖然我不太看新聞已經很久了,但是有機緣接觸到時,確實還是會希望分辨得出真偽,所以這個訓練對我而言是有幫助的。在操作練習過程中,越發覺察到這是一種『素養』,不是三、兩天就學會的技能,是需要花時間去培養的。而在老師的詳細解說下,了解到真正的重點,其實是要知道所有事情,沒有絕對的客觀,懂得所謂的『立場不同』這件事,才有可能更看懂新聞所寫的事實。」

能清楚知道所學是廣泛而深遠的,這其實不容易,有時候在學習裡我們往往會以為只有如此而無法明白學科的博大精深之處。但無論如何在實作練習中讓學員們重新思考自己對於資訊吸收的方式,以及如何吸收資訊,期望這些思辨過程能陪伴學員進入生活中。

二、拓展不同學習的可能

將文學課中融入媒體素養,乍聽之下會以為是兩者毫無關聯的東西要交融一起,但在課綱設計中一步一步引導,確實將閱讀資訊、思考判讀的方式結合起來。同時這樣的思考方法一樣可以帶回文學作品的閱讀中,對於自己吸收的資訊保持覺知,明白對方的立場與書寫脈絡,並不是為了要分析,而是要幫助自己更明確地知曉作家「真正」想要傳遞的資訊。

我們在閱讀文學的過程中,很常會把自己的感受與情緒帶入,這些見解與價值觀有時會扭曲作者真正的意涵,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在意的事,自然在表達與吸收中會趨向自我可以理解的方向去解釋,但要明白很多東西不是人「自以為」的,要如何破除自以為的猜測妄想?首先要明白自己是會產生自以為的。

自以為其實在生活中很正常,我們在自己的位置、角色、文化背景下想這樣的思考,這本來就是常態。怕就是將這樣的想法套用在別人身上,以為別人是這樣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就不是一個好的與世界、生活互動的方法。要破除自以為沒那麼容易,但可以透過文學作品去激發自以爲,那些感受、情緒和思想會因為閱讀而出現,那些是屬於你個人獨有而非他人或作者的,在消化這些感受的同時,產生一種中性的力量判斷資訊真正所指,那便是一種理性的力量也是批判思考力重要的一環。

不管是認清自己的想法與感受,或是培養批判思考都非一朝一夕就可以達成,在課堂中淺淺地引導學員入門,也期待在未來繼續將這樣的想法帶入課堂,逐步培養學員多方思考與認識自己的能力。


[1] 歐世安,2021,「看見一個人」:藝術實踐在中國的困境與實作,清大社會所碩士論文。

[2] 姚海安,2021,身為與眾不同—從「書寫自我」看見社大的特殊之處,永和社區大學。

[3] 社團法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簡稱全促會。成立於1999年9月19日。 在台灣,社區大學屬於民間推動的教育及社會改革運動,其創始的目的之一是「解放知識」,另一項目標則在於催生「公民社會」。

[4] 張恩源,2016,為什麼理論解釋不了生活?布迪厄告訴你的實踐、場域與慣習,香港01。

[5] 姚海安,2021,書寫自我:疫病中的失去與療癒

[6]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情感深刻、動人且入微。原文內容

[7] 唐晉濱,2020,馬庫色:在發達工業社會之下,我們都成了單向度的人,香港01。

[8] 參考影片:公視p新聞實驗室 〈假新聞出沒! 破解 #媒體與牠們的產地 ft.劣質媒體黑名單【記者真心話】Vol.4|懶人包|媒體識讀〉。

[9] 以7項資訊協助閱讀新聞的來源:1.新聞連結2.哪間媒體3.誰的媒體4.誰寫的報導5.誰的消息6.何時的新聞7.在哪裡的新聞。

相關文章

陳亮萌_16
2023-12-21
歐式經典美食-教學經驗分享
羅雅軒_01
2023-12-20
動動手動動腦一起玩線手編織
林欣諭_04
2023-12-19
新手老師養成